術後,父子倆躺在同一個病房內。
手術後,父親方守林每每醒來,就會盯著鄰床的兒子,目不轉睛。.jpg
  40歲單身父親為14歲兒子捐腎

  手術成功了,他躺在距兒子只有兩米的地方仍不放心
  只要一醒來,他的視線就落在兒子身上,目不轉睛
  解放軍153中心醫院的ICU(重症監護)病房,40歲的方守林和14歲的方雨(化名)之間隔著2米的距離。
  方守林的腎臟已經在方雨身體里正常運轉了兩天,而他似乎還不敢相信這個事實,只要一醒來,他的視線就落在兒子身上,目不轉睛,生怕兒子的狀況又有什麼變化。
  4月1日,方守林為身患尿毒症的兒子捐出了一顆健康的腎臟,剋服眾多難題,手術歷時兩個多小時,圓滿成功。
  捐腎救子的故事已屢屢見諸報端,而方家的故事之所以令人動容,是因為方守林是位單身父親,而方雨的姐姐方雲(化名),不顧自己才生下孩子3個月,也爭著要給弟弟捐腎。
  鄭州晚報記者 邢進 見習記者 肖雅文
  通訊員 閆玉彬/文 鄭州晚報記者 馬健/圖
  14歲男孩患上尿毒症
  方守林,信陽息縣大別山區的一個農民。12年前,妻子因故去世,撇下了8歲的方雲和1歲多的方雨。
  家境貧寒,方守林一直沒有再婚,既當爹又當媽,獨自拉扯一雙兒女長大。父母年事已高,又有兒女需要照顧,他不能外出打工掙錢,所有經濟來源就是山間幾畝薄田。
  一年多之前,女兒方雲結婚成了家,肩頭一半的重擔才卸下,剛上初一的兒子方雨開始反覆感冒發燒,多次治療不見好轉。到醫院檢查,方雨患上了慢性腎衰竭。方守林又帶兒子到北京、武漢的大醫院檢查,診斷結果都一樣。
  方雨休學了,在家吃藥治療一年後,病情仍未得到控制。兩個多月前,方雨呼吸道感染,並出現尿少、水腫等嚴重癥狀,南京軍區總醫院判斷,方雨已經發展到尿毒症階段,需要透析或做腎移植,否則會有生命危險。
  3個月前剛生下孩子的姐姐也搶著捐腎
  如果在南京做手術,離家太遠,陪護也不方便。
  方家鄰村有人說曾在鄭州解放軍153中心醫院做過腎移植手術,很好。方家父子決定到鄭州來做手術。
  3月1日,方雨住進解放軍153中心醫院泌尿外科二病區,可腎源需要等待。
  怕耽誤方雨的病情,方家選擇了親屬間腎移植。誰來捐?方守林和方雲在科主任邱功闊面前爭了起來。
  “我年輕,還是我來捐吧!”方雲含淚說。方守林堅決反對:“不行!你剛當了媽,日子還長,必須是我捐!”
  綜合多方面因素,院方建議由方守林捐獻腎臟,並安慰方雲,捐出一顆腎臟不會影響方守林的健康,“保證他出院後還能去地里幹活”。
  成人腎臟移植給孩子

  手術難度高
  經過周密的術前準備,4月1日,這台父子間的腎移植手術在解放軍153中心醫院實施。
  供體是40歲的成年男子,受體是14歲的少年,手術難度很高。“一是小孩血管和大人血管不匹配;二是孩子的免疫系統非常活躍,免疫排斥反應遠高於成人,術後抗排異藥物量的調整非常重要;三是由於成人腎臟大很多,血流量也大,血管一旦吻合,根據血流動力學原理,會引起血壓的強烈波動,術前必須補液稀釋血液濃度。”邱功闊介紹。
  手術歷時兩個多小時,順利完成。術後,父子二人雙雙被送進ICU病房,目前生命體徵平穩,“方雨還需要在ICU待兩周左右,他爸爸很快就可轉入普通病房”。考慮到方家的經濟狀況,院方為他們減免了部分費用。
(編輯:SN094)
創作者介紹

機車借款

bh02bhdbe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